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广东茂名特大涉黑团伙司法公器成追债打手

2018-10-30 11:39:03

广东茂名特大涉黑团伙 司法公器成追债“打手”

红十月村党支部书记李祥乐告诉,发迹后的李振刚时常做些公益,逢年过节会给村里的老人捐些钱,或者捐钱给学校盖房子。在李振刚豪宅大门前看到了一封今年6月1日来自茂港区坡心镇中心小学的感谢信,信中对“李振刚老板及其贤内助梁好女士”的慷慨解囊表示了感谢,称其此举“造福了乡村百姓……更重要的在于对师生精神上的鼓励和鞭策”

李振刚的老家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经济并不发达,到处可见建到一半的砖楼

李振刚的哥哥李振威带去看他们小时候居住的陋屋,那里现在已经荒废,无人居住

李振刚位于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的豪宅

沉寂一年多后,广东茂名李振刚特大涉黑团伙案再次被提上审判日程。今年5月,广东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对该案发回重审。该案原定于今天重审开庭,但从广州市中院了解到,法院目前已退回补充侦查,并将择期开庭审理。

2011年12月,李振刚团伙共24人被广州市中院一审判刑。李振刚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七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罚金人民币1.003亿元。

表面上,李振刚案是典型的涉黑案件。重审开庭前夕,羊城晚报实地走访了茂名市茂港区、电白县等地,发现该案背后竟是一个有供有求的民间高利贷江湖,而李振刚之所以能在当地呼风唤雨,放出的高利贷数以亿计,正是因为在一些官员的保护下,高利贷被巧妙地“化妆”为普通民间债务,司法公器竟成了他的追债“打手”。

人生吊诡处,却是社会大波澜。谈论个人命运,都脱离不开个体所处的时代和地域。

被人打了肯定要还手

少时坎坷,青年贫困,在时代的洪流中,小学教师李振刚不甘寂寞,掘到了自己人生的桶金。

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红十月村,在2001年行政区划变动前,原隶属于茂名市电白县。狭长的电白县“母亲河”——袂花江从村旁穿过,静静地流淌。镇上,先辈们流传下来的集市日复一日地延续着。时至今日,不少村民的房屋依然破旧、低矮。李振刚就是在这里出生、长大。

走在坡心镇,受访的不少当地村民甚至不知道镇长是谁,但只要一提起李振刚,总能说上几句,至少“听说过这个人”。在追寻的过程中,李振刚的宅子已经是当地的“地标”。村民告诉,当地盖得豪华、气派的那栋别墅就是李振刚的,一眼就能望到。“李振刚是电白坡心镇人,茂名市人大代表,在茂名一带很出名,都知道他专门‘放数’”。

李振刚的大哥李振威带着从外围“参观”了这套着名豪宅——在镇上集市不远处,一栋欧式别墅“鹤立鸡群”,两米多高的院墙内外都安装着监控摄像头。别墅大门有好几米宽,铁门紧锁。依稀能看到院内设有欧式雕塑、亭台楼阁、假山喷泉,还有少妇在院子里散步。头发早已花白的李振威说:“我都没进去过几次。”

在李振威的记忆中,二十多年前的弟弟完全不是这般模样。那时的李振刚贫穷,时常被人欺负。

李振刚出生于1964年4月7日,今年刚好迈入50岁的门槛。李家共有兄弟四人,父亲李德川解放前是地下党,解放后曾在茂名当地公安系统和教育局任职。

由于父亲曾被打成过右派,有一段时间,李家子弟经常被人欺负。李家的老宅在人民公社时期曾被用做公共食堂,一家人因此寄人篱下,四处搬家。在一次搬家导致的房产冲突中,李振刚被打得住了院。

在李振威看来,这样的成长环境,铸成了李振刚性格中暴躁的一面,他“被人打了,肯定要还手的”。

在李振威的记忆里,四兄弟中父亲疼爱的就是李振刚,因为“他比较聪明活泼”,“什么道理一讲他就通了”,而且成绩从小就不错。这得到包括红十月村党支部书记李祥乐在内的多名当地人的证实。

从电白县第五中学毕业后,李振刚拿到了当时还不多见的高中学历。毕业后,他到附近的上吴村小学当了一名人民教师。李振威记得这年大约是1981年。

李振威说,由于“觉得做教师没有前途”,三弟当了不到一年老师后,就转行做工程、卖液化气,还开过沙场卖沙子,并赚到了笔钱。

这个时候,已经是上世纪90年代初,神州的地平线上,已经初露市场经济的曙光。1980年结婚后,李振威便搬出了老宅单过。当李振威看见李振刚在村里“建了很大的屋子”时,这个年长十多岁的哥哥才突然意识到,三弟已经“有钱了”。

建筑业之乡的投机者

2004年后,建筑行业竞争进入白热化,李振刚抓住了民营企业融资难这一“商机”,放贷的对象主要是茂名电白籍建筑业老板,甚至包括国企。

从被人欺负的穷小子到富甲一方的“地头蛇”,不少因素成就了李振刚。

电白县地处粤西沿海。据权威媒体报道,这里是有名的“建筑之乡”。统计显示,电白人做老板的房产和建筑公司在广州就有上百家,能工巧匠有10万多人,建筑劳务年收入达30亿元,广州20%的大厦为电白人所建。

新中国成立前,电白县内房屋多为平房,所用材料以泥砖、石块、木、瓦为主,工艺简单,工程量小。当时的传统是小工程由业主直接分头雇用,较大工程由人承接后临时邀集一伙人建造,完工后合伙关系也宣告结束。

1949年后,政府投资兴建的工程增多。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电白县建筑业迅速崛起,相继成立了几家县属建筑工程公司和10多支乡镇建筑工程队,逐渐成为地方经济中的重要支柱产业。”

“建筑施工行业进入2004年后,已经到了竞争极其恶劣的时代,多数工程在承包施工前要先借钱给甲方启动项目,然后再垫资施工等等,已经是行业内的潜规则。”电白当地有名的建筑老板、时任电白二建八分公司经理的谢建雄说。融资难,成为当时不少建筑业老板的一块心头顽疾。

在这样的时代环境下,民间借贷趁势壮大。根据茂名市统计局2005年5月31日发布的《茂名市民间融资情况抽样调查分析》报告:茂名市属广东省欠发达地区,(当时)金融机构较少,辖内只有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广发行和农信社等金融机构,由于金融机构的贷款门槛较高,手续也较为繁琐,无法满足民营企业、个体工商户、城乡居民日益增长的融资需求,导致民间投融资活动一直比较活跃。

这份统计还曝出,茂名企业参与民间融资的比例达30%以上,家庭参与民间融资则达八成以上。在进行了民间融资的企业中,建筑、房地产业户占25%。

从李振刚团伙成员的供述中,可以看出李振刚正是抓住了其中的“商机”。团伙成员冯日进在供述中说:“李振刚团伙放高息民间借贷的对象都是茂名籍做建筑工程的包工头,茂名电白籍的公司老板,甚至还有国有公司。这些对象大多数是李振刚自己物色的,也有些是团伙成员物色或李振刚的朋友介绍。”

同是本案被告人的林志民也在供述中说:该团伙放高利贷的对象都是茂名电白籍做建筑工程的包工头及老板。

2008年9月的一天晚上,身在茂名的李振刚接到了“手下”张洪玮的,说吴日晶想约他。吴日晶是李振刚的电白老乡,是国有独资建筑企业广东新广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广国际”)的董事长。

中,吴日晶说他的公司之前向银行贷款,但贷款期限到了无力偿还,资金周转困难,想向李振刚借款先还清银行贷款后,再向银行贷款。李振刚听后表示同意,当晚赶回广州。原审判决认定:李振刚先后分多次以月息15%通过名下的茂名市海信化工有限公司(下称“海信公司”)、广州市奥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奥业公司”),共将1.155亿元汇到新广国际账户。

三个月后,新广国际共归还李振刚本息人民币1.72345亿元。李振刚从中非法获取暴利5084.93726万元。事后,李振刚贿送给吴日晶人民币150万元。

伪装成普通债务的借条

证据显示,甚至茂名当地的一些官员也放高利贷。电白建筑商人谢建雄以15%的月息向李振刚实际借款255万元,利滚利后被要求还款2045万元。

“我们家里(这边)挂牌放高利贷的全部都是(这样)”,“农村放贷的多”,李振威表示,银行贷款需要提供财产抵押,当银行贷不了时,就找他(李振刚)贷,利息肯定要高一些,这也是“人之常情”。

甚至,茂名当地的一些官员也有借款和放高利贷行为。公安机关缴获的以李振刚名义借出的借条显示,李振刚曾于2001年2月借给茂名市茂港区公安分局原局长杨强60.3万元。而已“落马”的杨强的判决书显示,杨强也曾放过高利贷。在他的供述中,他约于1991年借了30万元给黎某雄的公司周转,一年的利息收入为36万元;1992年,他将20万元借给朱某松,两年共收取利息12万元……

公安机关后来在李振刚情妇、被告人陈月容在广州的住处缴获的借条显示:李振刚借给王建明290万元,2009年10月14日借给陈亮500万元,2008年7月31日借给陈景对190万元,2008年4月4日借给蔡道174万元,2008年4月3日借给广东国通投资有限公司、赖景来、蔡道500万元,2009年6月3日借给林景珍、杨希潮、广州市国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900万元,2009年4月29日借给林景珍180万元,2009年4月29日借给林景珍414.2万元,2009年4月15日借给周伟君14万元,2009年4月17日借给周伟君10万元。上述借款中,以李振刚的名义借出的金额总共为3172.2万元。

公安机关另外缴获的48张借条显示,以李振刚的名义借出的金额为5268.18万元。这48张借条还显示,李振刚放贷的早日期是1996年11月21日,金额小的一笔是2000年12月26日借给潘某的2000元。

广州志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了每个债务人向李振刚团伙借款、还款的金额。其中,借款人林怀实际借款金额415.5万元,还款金额2629.68万元,借条金额1980.00万元。借款人邓深文实际借款金额110.00万元,还款金额566.81万元,借条金额260.00万元。借款人叶青实际借款金额120万元,还款金额459万元。借款人余盛实际借款金额45.85万元,还款金额137.1万元。借款人谢建雄实际借款金额255万元,还款金额422万元,借条金额2045万元……

为何会有一个“借条金额”?团伙成员林志民供述说,李振刚放高利贷一般都先调查借贷人的房产、物业、公司股份等,清楚借贷人的财产后,才会放贷。而原审判决认定,李振刚等人以10%-30%不等的月息发放高利贷后,以利滚利的方式计算利息。因借款人无法归还高额债务,李振刚等人便采取威胁、恐吓、殴打、非法拘禁等手段向债务人追债,或逼迫债务人将高利贷利息包含在内重新写成借据,再伙同茂名市茂港区法院原院长严得、民二庭原庭长何铭杰、执行局原书记员梁彬等人,将“高利贷”伪造、虚构成普通的民间借贷债务关系,从而掩盖高利贷的实质,再通过何铭杰、梁彬等人以枉法裁判等手段,侵吞借款人的房产、公司、股权等财产。

这种“一本万利”的赚钱方式,属于国家及茂名当地都禁止的行为。中国银监会广东监管局办公室出具的复函证实,根据国家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的规定,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管机构批准,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设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或从事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业务活动,李振刚等18人及其所开办的两家公司不具备从事银行业金融业务的资格。

早在2006年3月30日,茂名便召开了全市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会议,会上研究部署了茂名当年的打黑除恶工作,明确提出了7类重点打击对象,其中就有“放高利贷、暴力追债”。

成也保护伞败也保护伞

在李振刚的“经营”下,茂名司法机关成为其追债工具。2006年11月,李振刚当选为茂名市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资本一旦与权力联姻,所向披靡的同时,也预示了末路的来临。

为了保证高利贷都能追回,李振刚为自己精心准备了阵容强大的“保护伞”,原审法院在判决中给出的名单就有:茂名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原副大队长李永才、茂港区法院民二庭原庭长何铭杰、茂港区法院执行局原书记员梁彬、茂名市公安局茂港区分局原局长杨强、茂名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原支队长程彬、茂名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原大队长黄永华、茂港区法院原院长严得。

根据原审判决,上述司法工作人员在枉法裁判李振刚等人的虚假民事案件中受贿。

令被告人林志民记忆犹新的是,李振刚电白别墅大摆宴席宴请官员,公安局的一围台,法院的一围台,当时到场的人有法院的严得、何铭杰,公安局的程彬、李永才、赖伟强等人。

时任电白二建八分公司经理的谢建雄,就曾被李振刚及其保护伞“跨省追捕”。

2005年,谢建雄承接的几个项目因业主资金链中断,工人工资无法如期发放,起哄闹事时有发生。在工人工资和材料款的双重压力下,项目几乎处于停工状态。

这时,一个叫冯某的人,通过工地排架工的介绍,进入了谢建雄的视线,他表示能帮忙解决困境。冯某在交往时表现出的热情和豪爽,让谢建雄对这个突然出现的“朋友”少了防范之心。

原判认定,2005年10月至11月,谢建雄因为承建建筑工程资金周转困难,以15%的月息分三次向李振刚借款共300万元并约定以利滚利的方式计算还款。

从借款之日起到2007年6月中旬,谢建雄以现金、银行转账、支票等形式还款给李振刚共约422万元。借款期间,因谢建雄未能及时还清高利贷,李振刚多次带领冯日进等人用威胁、恐吓等手段追债,并多次逼迫谢建雄将利息重新写入借条,终借条金额达到2045万元。

2006年11月,李振刚以共2045万元的8张借条,向茂名市茂港区法院起诉谢建雄及担保人冯某要求还款,茂港区法院随后对李振刚的起诉立案审查。次月14日,李振刚以茂港区法院要进行调解为名,将谢建雄带至广州华威达酒店。李振刚、冯日进等人通过威胁、恐吓等手段,逼迫谢建雄在同意归还2048万元的8份调解协议书上签名。签字后,谢建雄于次日早晨9时许获准离开该酒店。谢建雄记得,“华威达酒店的客房走廊,站着李振刚的二三十名手下”。

即便如此,谢建雄依然被茂名市公安局茂港区分局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为由,立案侦查。

据李振刚供述,公安机关随后对谢建雄进行了上追逃,2008年底,茂港公安分局发现谢建雄逃到江苏昆山。原审判决认定,茂港公安分局赖伟强等三名民警与李振刚的“手下”梁晏驾驶李振刚的汽车一同赶往昆山,于同年11月28日抓到谢建雄。随后李振刚又安排两名“手下”飞抵昆山,一起将谢建雄押回茂名。

2009年9月22日,谢建雄被茂港区法院判决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免予刑事处罚。这段经历,促使他后来不断在上发帖举报李振刚及其“保护伞”。

2009年10月,广东省纪委找到李振刚,要他退钱给新广国际。对此,曾参与原审开庭的辩护律师胡朝晖在他博客中写道:正当麻木不仁的李老板还在讨价还价时,他的“根据地”茂名,接连发生了官场大地震……

2009年12月17日,李振刚被羁押。2010年1月22日是农历腊八节,这天李振刚被逮捕,开始了他的囚徒生涯。(文/董柳实习生王骏图/周巍)

原标题:广东茂名特大涉黑团伙司法公器成追债“打手”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大清铜币拍卖
管道泵
厌氧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