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三一搬迁至少表明市场开放

2018-12-13 23:29:34

三一搬迁至少表明市场开放

■ 经商之道

三一重工的搬迁是一个综合的谜语。你不能只猜它是为了国际化才去北京的,也不能只猜它是为回避恶性竞争才去北京的,为这个综合谜语找一个合适的谜底,那就是中国市场的开放程度是可喜的。

据媒体报道,喧嚣已久的三一重工将总部从长沙搬到北京的事儿终于尘埃落定,北京三一产业园已经开张,“三一重工”的广告词“品质改变世界”已在北京昌平的三一产业园挂出。

对于三一重工搬迁这件事,局外人好像也不知道这么大的搬迁到底有多少背后的故事。仅从三一重工为了更加国际化才来到北京,或者仅从传闻之中的回避和同城同行中联重科的恶性竞争才来到北京,以及为了税收优惠等事项来看待这件事情,恐怕都有点一叶障目不见森林的味道。

道理简单,涉及这么大规模的企业搬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搬迁的理由千千万,但需要支付的成本也是千千万的。因为三一重工2011年的销售超过800亿,企业员工超过5万人,一旦运转中枢发生变化,一定会干扰其市场的正常运行。额外支出加上不能稳定地进行日常运行,这需要三一重工的掌舵人梁稳根为搬迁下多大的决心,外人难以看清,即使他可能对媒体说了一些酸甜苦辣。

不管怎么说,三一重工搬了。人们议论的焦点虽然集中在恶性竞争上,认为这里面不仅有同城的“德比大战”,还有民企委屈、国企飞扬的事情。这些议论可能都对,就像盲人摸象一般,找到象的鼻子、大腿和尾巴,但却不知道这么大企业流动的宏观意义。说话之间在半年内基本完成,不经意地象征了中国市场的开放程度。

首先,这里有人才流动。尽管人才流动在中国还受制于户籍制度。但就三一重工这么大的搬迁里涉及的员工流动,无一议论谈到户籍阻碍这么大规模的人口流动;正在紧张搬迁的三一重工,说了很多市场竞争的酸甜苦辣,但也没有一条酸甜苦辣是来自户籍制度的。

其次,这里还有资产的流动。这涉及民企在北京可以自由投资;而20年前从涟源县搬迁到长沙的梁稳根,是否意识到像这样可以在北京的自由投资是真自由呢?

当然还涉及政府官员考核指标的GDP。年销售收入超过800亿的三一重工,下一个年度就不再纳入湖南的GDP了。至于税收的部分增减恐怕也会随之而来。不过,像三一重工这样布局全球市场的国际化企业,其税收的安排是不一定按照注册地就缴纳多税收的。不仅三一重工如此,中国制造业凡是面向全球市场的企业,税收的结构都是比较复杂的。这样全球集团架构的公司,其实财务结算中心会放在那里,常常是公司的机密。

但唯因如此,三一重工的搬迁才是一个综合的谜语。你不能只猜它是为了国际化才去北京的,也不能只猜它是为回避恶性竞争才去北京的(即使不在同一个城市也会发生恶意竞争,因为它和中联重科所面对的还是同一个市场)。为这个综合谜语找一个合适的谜底,只能这么描述,那就是这么大规模的企业搬迁,不仅象征着中国市场的开放程度是可喜的,还象征有活力的企业,其重大的经营事件会冲破暂时不合理制度的约束,而且是在对社会秩序良性互动之中发现市场经济开放是多么有空间和多么有魅力。

□陈宁远(上海 财经评论人)

[憨鼠责编:fish]

樱桃苗
电动闸阀
扫路车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