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区别

2018-09-15 10:46:51

谭局长正式退休了,儿子谭辉为他张罗了一桌家宴,一来庆祝他的60大寿,二来欢迎他卸甲归田、颐养晚年。

谭辉动情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父亲脸上的皱纹纵横交错,深不可测,这都是20年来为局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操心所至呀。现在的干部,无论大小,哪个不是红光满面,脑满肠肥,哪个不挺着水桶般的腰对下属颐指气使?而父亲不,他清瘦,甚至有点憔悴,而且对下属特别和蔼可亲。这座干部院里的其他局长们佳美、别克、宝马、奔驰……不停歇地换,送完孩子接老婆。可父亲呢,20年如一日,还是那辆桑塔纳,纵然家里有天大的事,也不许沾他一星半点的光。再看看别的局长们,不但领着全家人吃腻了山珍海味,而且熏陶得全家人不穿名牌竟然出不了门。而父亲总是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中山装,还不如一个普通老百姓显眼。对家里人,父亲更是严格要求,不让他们随便出入饭店,不让他们购买物品。有一次,儿媳买了一件2000元的羊驼绒大衣,他硬是让退了回去,儿媳至今耿耿于怀。想到此,谭辉感慨万千地举起了酒杯:“爸,您做局长这么多年,一点油水也没捞,现在退下来了,您一点也不觉得亏吗?”

谭局长仰脖和儿子干了这杯酒,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哈哈笑了两声。

他的笑声很独特,似乎只有从这别具特色的笑声中,才能听出他的局长身份。

老伴满含怨气地瞅了谭局长一眼:“—辈子只知道傻笑,嫁你这个大局长,还不如嫁个普通工人!”

谭辉赶紧安慰母亲说:“妈,爸爸这样两袖清风也好,您没看见嘛,多少干部都被抓了。近听说税务局的王局长又被双规了。再说了,即使那些还没出事的,他们每天也都提心吊胆的,连个安稳觉也睡不成。”

母亲抢白说:“快别提睡觉,你爸睡觉比谁都差,躺下两个小时以内没有睡着的时候。一晚上至少得醒来10次,害得我也跟着遭殃。人家都说心宽体胖,可你看你爸,瘦得跟猴似的!”

谭局长依然很有风度地笑了两声,但笑声中似乎已有了尴尬。

谭辉忙打了圆场:“有钱难买老来瘦嘛。”

谭局长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单据放到谭辉的面前:“这是给你的。”

谭辉拿起那张单据,手竟抖了起来:“这……”

谭局长说:“老王他们太张扬,坏就坏在老婆孩子身上。”

谭局长又说:“我退了,不会有人总盯着我了。”

老伴和儿媳一起凑上前去看那张单据,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是一张100万元的支票!

氩气减压器
上海塑料添加剂
三盘领海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