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阚凯力网络电话必须开放漫游费座机费不宜取

发布时间:2019-04-25 17:05:51 编辑:笔名

近有媒体报道,说“中国可能会取消移动漫游费和固定座机费”,“以促进消费者增加电信开支”,这就使电信资费又一次成为消费者和各类媒体关注的焦点。

我认为,关于取消漫游费和座机费的消息纯属空穴来风,这类作法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应当的。但是另一方面,真正合理有效下降电信资费的手段,例如取消月租费和开放络,又常常没有引发消费者、维权人士和媒体的足够重视。为此,分别说明以下:

漫游费早已完全取消

首先,现在根本不存在取消“漫游费”的问题。

2008年2月13日,经过专家组论证和听证会的听证,原信息产业部和发改委颁布了“关于下落移动国内漫游通话费上限标准的通知”,并迅即履行。

必须注意的是,这1通知中降低的不是“漫游费”而是“漫游通话费”,调解的不是资费价格而是资费价格的“上限标准”。

以北京移动的漫游到上海为例,调剂前的“漫游通话费”由以下3部份构成:

部分就是“漫游费”:北京移动用户的到达上海后开机,上海移动发现此属于北京移动,因此向北京移动查询,北京移动确认此为有效用户后,通知上海移动可以为之提供服务,因而屏幕上开始显示“中国移动”字样,上海移动开始为用户提供服务。这个北京在上海建立漫游的进程只在到达上海开机的瞬间发生,不过是上海和北京双方移动运营商的计算机检索一下数据库,来回传递少量信息而已。因此可知,这个在历史上构成、曾被我比喻为“开瓶费”的“漫游费”,其本钱确切“几近为零”。但是在调剂前,却为这类开机时一次性产生的漫游建立进程,对用户在上海的全部时间内,每分钟通话多收取0.20元的“漫游费”,显然极不合理。

第二部份是用户在上海的“本地通话费”:上海当地注册的本地用户在上海使用,占用了上海移动通讯络的成本,需要缴纳话费。外地来到上海使用的,同样占用了上海移动通讯络的成本,固然也不可能免费。所以,这部分费用的收取是合理的。

第三部份是用户在上海产生的“长途通话费”:与用户在北京使用拨打外地发生的“长途通话费”一样,用户在上海漫游时,其“本地”变成上海,拨打上海以外地区的,也自然会产生“长途通话费”。漫游用户在上海接听时,拨打的一方(尤其是北京的)往往以为用户还在北京,其实不知道用户已来到上海。这时候,漫游的用户如果接听,自然就产生了由北京到上海的长途通话,相应的费用应该由漫游用户承当,一样有“长途通话费”。

由以上分析可知,调解前的“漫游通话费”中的部份“漫游费”是没有本钱根据的,从一开始就在专家组建议的方案中被完全完全全部取消。第二部分和第三部份有本钱根据,但是考虑到用户在注册地本地使用时的实际情况,采取了“就低不就高”的原则。也就是说,专家组的方案对漫游状态下的“本地通话费”引入了“接听免费”(俗称“单向收费”);而对“长途通话费”也采取了IP的资费上限。这样,“漫游通话费”的“上限标准”建议方案就成为:

——漫游时拨打:“漫游费”取消,“本地通话费”上限(每分钟不超过0.40元)加“长途通话费”上限(每分钟不超过0.30元),共计每分钟不超过0.70元。

——漫游时接听:“漫游费”取消,“本地通话费”上限(每分钟0元)加“长途通话费”上限(每分钟不超过0.30元),总计每分钟不超过0.30元。

在此基础上,经过听证会搜集意见,主管部门在确定的方案中,把“漫游通话费”的“上限标准”调剂为:漫游状态下拨打每分钟不超过0.60元,接听每分钟不超过0.40元。(实际上,今天的漫游套餐都已大大低于这一上限标准。)

因而可知,在调剂后的“漫游通话费”中,“漫游费”已完全取消,现在根本不存在再一次“取消”的问题。现在一些媒体报道的所谓“漫游费”占据运营商收入(或利润)的百分比,实际上不是什么“漫游费”,而是“漫游通话费”中的“本地通话费”和“长途通话费”。

固然,如果要进一步下降漫游状态下的“本地通话费”和“长途通话费”,也完全是可以的,但是必须同时推敲以下二个问题:

,漫游收费与非漫游收费的关系问题:当用户没有漫游时,相应的本地通话费和长途通话费,是不是也应当随着漫游状态下资费的调解而调剂?如果不调剂,就会出现漫游时与非漫游时的资费“倒挂”;但是如果调剂,所调解的就不但仅是漫游资费,而是移动通讯资费的全部。

第二,收费与座机收费之间的关系问题:目前,我国政府监管部门规定的长途通话费上限标准,并没有区别固定与移动。如果的“长途通话费”下调了,固定座机的长途通话费是不是也必须下调?明显,如果固定座机的费用不作相应调解,是不合理的;但是如果调剂,所牵涉的就绝不仅仅是,而是所有电信业务的长途资费。

取消座机费没有根据

至于“有线市话取消座机费”的传言,更是没有根据的。

尽人皆知,每一部市话座机都占用着自己专用的用户线和终端交换机容量,这是占据有线市话络绝大部分本钱的装备,但又是各个用户的“独占资源”。当某部座机没有通话时,这些设备不能由其他用户使用。因此,一个座机的用户,不管他打多少,乃至一个月内是不是使用过,对市话络的占用及其本钱,基本上都是相同的,理应通过缴费承当这部份成本,因而产生了有线市话的“月租费”(俗称“座机费”)。这就像汽车公司的“包车”,即便客户在一段时间之内没有乘车,但是因为这部汽车不能由其他乘客使用,所以也必须缴纳包车费。

但是另一方面,既然座机的通话量与本钱基本无关,所以市话座机应当取消的是市话通话费,而不是月租费。这就是说,在本市范围内应当对座机实行不限量的“包月制”,即只收取月租费,而不收本地通话费。

目前我国有线市话的收费方式,是月租费和通话费两者并行。其缘由是,为了实现电信普遍服务,有线市话基本上是微利乃至亏损的。如果立即实行包月制(即取消通话费)、为了收回本钱,月租费必将有较大提高,这就使一部分低收入的住宅用户(尤其是农村)可能装不起。但是另一方面,目前这类收费方式的结果,打多的用户就负担了高于本钱的费用,实际上是在补贴打少(或没有打)的用户。

为此,随着我国居民收入水平的逐渐提高,我国有线市话收费方式的发展方向是,下降座机的本地通话费,增加其中所含的免费通话时间,以各种套餐或优惠的方式,逐渐向本地范围内不限量的“包月制”过渡。

月租费必须立即取消

必须注意的是,移动的本钱结构与有线市话根本不同。移动通讯络的各个组成部分,例如基站、交换机、中继线等等,基本上都是全体用户同享的,在移动通讯络的计划设计和相应本钱中就是如此,属于络中的“共享资源”。这就是说,当某个用户不使用这部份络容量时,其他用户完全可以自由使用。这样,当用户没有用通话时(尤其是关机时),基本上没有占用移动通讯络的容量,也不产生相应的本钱。所以,移动通讯企业向用户收取月租费是没有本钱依据的。

由此可知,移动通讯络与有线市话络不同,更像我们在路边临时乘坐的出租车,其设备容量由全部用户轮番分享。所以,就像出租车依照里程计费、没有“包车费”一样,移动通讯的资费也应当完全依照用户的使用量收费,没有理由收取月租费。正由于如此,虽然近年来我国的套餐中已普遍“包含”了月租费,但是对于没有订购套餐的用户(例如一部分后付费用户),其月租费也应当完全取消。

络必须立即开放

络是在互联上的话音通信,在全球范围内通话免费,就与或MSN上的话音聊天一样。尤其是全球已经有几亿人使用的Skype,早已成为世界上的“免费”,不但在欧洲的上广泛使用,乃至已直接预装在香港等地购买的上。如此一来,不管用户走到哪里,都可以享受免费的全球通话。相形之下,所有对漫游费、长途费、通话费的辩论都已失去了意义。

不幸的是,我国的有关部门为了保护国有电信企业的利益,一直对这类基于互联的新型技术进行限制乃至封杀。原信息产业部在2005年规定,拜托中国电信在深圳和上饶、原中国通在长春和泰安,分别进行络的“试点”。这类作法实在是天大的笑话,无异于拜托老虎研究如何自我剥皮,是“与时俱进”的新版“与虎谋皮”。不出所料,“试点”至今已4年,但其结果却杳无音信。不但当地的消费者,而且营业厅的工作人员都没有听说过此事。原信产部还同时规定,除此以外的全国范围内,络的经营和使用一概“非法”,这种作法在世界上更是绝无仅有。

实际上,虽然种种政策的围追堵截,络却始终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它早已通过计算机、吧、话吧等各种方式,被我国广大消费者愈来愈普遍地使用。更何况,中国电信号称3G的“天翼”套餐,其主要卖点之一,就是可以用上的络实现免费通话。这就致使淘宝等站的水货(尤其是港版)销量爆炸式增加。据守旧估计,国内具有WiFi功能的水货已至少上千万。

面对这种情况,我国主管部门现在已不能不羞羞答答地对国产开放了WiFi,其条件是与无人问津的WAPI兼容。但是如此一来,用户无论使用WiFi还是WAPI,都完全可以自己在上免费下载Skype,原来对于络的一道政策防线也已宣布失守。

在这类难堪的局面下,建议主管部门立即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开放所有有线和无线终端上的络。同时建议规定,上的无线局域(WLAN)配置,由制造商根据用户需求在WiFi、WAPI或两者兼容之间自由选择(只要不使用WAPI的保密认证功能,就是标准的WiFi)。这样作虽然有“马后炮”之嫌,但是“亡羊补牢,犹未晚矣”。非如此,就更不足以证明自己代表先进生产力,更不足以证明自己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即广大消费者)的利益了。

下降资费的根本在于竞争和新技术

毋庸置疑,我国的电信资费仍然有很大的下降空间。中国移动“保值增值、做大做强”的“业绩”就是明证:2008年其税后净利润率高达27.4%,全年净利润1,128亿,每天高达3亿之多,已经成为全球钱的电信运营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由要问,一年之内从全国百姓身上掠夺如此骇人听闻的暴利,而且不向国家上交,这样的国有企业还属于人民吗?因此,广大消费者对下降电信资费的诉求,不但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更是完全正当的,不过是行使自己作为国家主人的权利而已。

但是,电信资费的下落,必须符合科学发展观,必须根据电信行业的实际情况进行实事求是的具体分析,必须符合市场经济的发展规律。因此,主要不应当依托行政命令这个“有形的手”,而是依靠市场经济这个“无形的手”,主要不是通过“政府定价”,而是通过“市场定价”。也就是说,下落资费必须依靠市场竞争的深化和新技术的推行。

例如,10年来我国的电信资费之所以有了大幅度的下降,其主要原因就是开始打破了原邮电部政企合一的垄断,使消费者有权对运营商的服务进行比较和选择。又例如,自1999年开始,我国的长途费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其缘由就是开放了IP的使用。

但是,无论是竞争的深化还是新技术的推广,起关键作用的都是政府。在我国今天的电信行业,这就是政府部门是真正“三个代表”,还是口是心非、伪装“三个代表”的试金石。络在我国是否是开放,究竟什么时间开放?月租费是不是取消,究竟什么时候取消?有线市话的收费方式是否向包月制过渡,究竟如何过渡?对此,全国人民、全国的消费者正在拭目以待。

(作者声明:此文欢迎各媒体转载、援引。)

半岁宝宝咳嗽有痰怎么办
什么食物治疗痛经
小孩出汗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