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桂42名精神病人出逃背后:医生护士受惊没敢拦

2018-12-08 01:42:39
桂42名精神病人出逃背后:医生护士受惊没敢拦 藤县卫生局局长刘羡杰(左)和护工曾朝忠(右)接受采访。曾朝忠说,平时和病人很熟,事发时并不害怕。 广西藤县第三人民医院。7月5日,42名精神病人从医院出逃,事发后均被找到并送回医院。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 摄 ■ 关注焦点 7月5日,广西藤县第三人民医院内,发生了一起精神病人集体出逃事件,42名精神病患者使用暴力手段劫持护工,离开了医院。经过当地出动数百人连夜查找,所有脱管病人都被找到并送回医院治疗。虽然院方对这起事件定性为“偶然事件”,但记者调查了解到,精神病人集体出逃事件的背后,暴露出的却是医护人员缺少、安保力量薄弱和医疗条件差等基层精神病院面临的尴尬窘境。 这是一幕现实版的《飞越疯人院》。 只是,剧情远没有所谓的振奋与励志,而是充斥着基层医院精神科的无奈。 7月5日19时50分,广西梧州市藤县第三人民医院男病人区,42名精神病人挟持护工,并抢走护工的钥匙、手机及现金,打开病区大门出走。逃走的病人中,7人有犯罪记录,事件主要实施者曾是一名杀人犯。 经过院方和当地政府一夜的寻找,7月6日早晨7时33分,出走的精神病人被医院工作人员全部找回,并继续留院治疗。 记者调查了解到,事发时,医院精神科病区有约300名病人,而值班医生只有一名,护士和护工各两名。 藤县卫生局局长刘羡杰承认,事件与医院医疗条件差、医护人员缺少及安全防范意识不足有关。一次看似偶然的精神病人出逃,却暴露了基层精神病院和医护人员的种种困境。 出逃事件 7月5日晚上,藤县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科,护工曾朝忠被“劫持”。他在医院已工作7年。这是他次被精神病人“劫持”。 当晚19时许,医院精神科男区病房,曾朝忠正在巡查送药,1名精神病人突然从背后死死将他抱住,另2名病人开始翻抢他身上的物品。 抱住他的人是黄自超,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5年前发病时曾砍死自己的妻子。 黄自超和几名病友抢走曾朝忠的钥匙、手机和1000元钱。但在离开病房时,他只带走100元,剩下的又还给了曾朝忠,“他对我说,自己想家了,想回去看看。” 病房有三道铁门,里面一道是病房区,第二道是家属探视室,第三道是医护人员值班室,病人们抢到钥匙后,依次打开,跑出医院,其他病房的病人看铁门开着,也跟了出去,“他们出去的时候,并没有发病,都是正常的”,副院长胡超云说,当晚共有42名精神病人出逃。 看着病人们涌出病区,坐在值班室里的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惊住了,回过神后也没敢阻拦,眼看着病人们鱼贯而出。 大约20时,值班医生给副院长胡超云打电话,告知精神病人集体出逃。胡超云随即向县卫生局、县政府汇报。 回家的愿望 经统计,出逃的精神病人中,有当地家属送来的本地患者,也有以往收治的流浪患者,还有7名有犯罪前科的精神病人,由于医院实行人性化管理,精神病人们平时不穿病号服。 42名精神病人逃出医院后,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一心“想回家看看”的黄自超也没有回家,而是来到6公里外的藤县县城广场上看市民跳舞,直到4个小时后,他被警察发现,带回医院。 另有4名病人回到了家中。还有4名病人搭车到了50公里外的梧州市内太阳广场,次日早上被发现时,她们正在吃早餐。大部分病人则沿着医院门前的马路漫无目的地闲逛,被当晚来换班的医生碰见。 对于这座小城的居民来说,事情并未引起太多注意。但对于外界而言,却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怀疑病人蓄谋已久。 对此,护工曾朝忠予以否认,“肯定是因为想家,突然有这个想法就实施了,不是策划好的。”院方也表示,因为父亲不同意黄自超回家进行药物治疗,被迫留在医院。事发前,黄自超曾反复跟曾朝忠念叨,“想回家看看”,直到发生逃跑事件。 黄自超的父亲、70岁的黄位荣证实了这一说法。提起儿子,他满脸愁容,“不想让他回来,我也不会去看他。” 黄位荣记得,2007年儿子病情恶化,晚上睡不着觉,认为有人要害他。因为家里穷,一直没钱看病,导致病情反复发作。 2008年4月,黄自超突然发病,持菜刀将在院子外晒衣服的妻子砍死。经司法鉴定,黄自超患有精神分裂症,案发时处于发病期,无刑事责任能力。在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配合下,黄自超被送入藤县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科治疗。 院方提供的信息显示,黄自超入院时,主要症状是自言自语,内容紊乱,晚上睡眠差,经常无目的地在房间走来走去。经过治疗,黄自超的病情已经好转,行为紊乱的症状已基本消失,能协助力所能及的工作,与病友相处融洽。 不堪重负的精神科 这场被院方称为“偶然发生”的事件,折射出的是精神科医护人员缺失的现实。 藤县卫生局局长刘羡杰承认,出逃事件与医院医疗条件差、医护人员缺少及安全防范意识不足有关。 据了解,藤县三院是全县收治精神病人的医院,承担着17个乡镇及周边地区精神病人的收治。事发前,精神科病区内约有300名精神病人,但精神科医生只有10人、护士15人、护工13人,医患比例达到1:30,而医生除了要照看病房病人外,还需在门诊接诊。 即便是这仅有的10名医生,医院也费了不少周折。由于县城条件待遇有限,很少有人愿意来这里当精神科医生,医院副院长胡超云说,医院不得已,从其他科室抽调医生去进修,获得从业执照后转到精神科当医生。 胡超云证实,由于医护人员缺少,每晚值班的护士和护工各2人,值班医生只有1名,事发时正是这样的配置。 刘羡杰介绍,精神科病房是非典时期传染科病房改造而成的,能容纳260人。但随着病人数量增加,院方不得已在病房增加床位,20多人挤在一个房间里,严重超员。导致科室只能满足基本的医疗救治,远远达不到正规精神专科医院的水平。 刘羡杰说,事实上除了藤县,周边县市如岑溪、蒙山的精神病院里,患者同样满员,“岑溪的住宿条件比我们也好不到哪儿去,七八十个病人挤在一个大房间里。” 梧州市的精神病院病床略有富余。据了解,梧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是当地精神病专科医院,2011年,该院住院人数950人次,门急诊量36184人次,平均床位使用率达92%。 但是,按照新农村合作医疗的标准,藤县县级医院报销标准达90%,而市级的梧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只有50%,上下悬殊的报销标准,也是家属更愿意把患者送进藤县三院的重要原因。 羸弱的安保力量 安保力量的匮乏,也是此次事发的原因之一。 胡超云说,由于医院缺少安保力量,精神科的13名护工还要额外负责病房的安保。 对于精神病医院的安保工作,去年7月4日,卫生部曾下发《关于加强精神病医院安全保卫工作的通知(卫办医政发(2012)84号)》,进一步加强精神病医院、综合医院精神科安全保卫管理。 记者调阅通知了解到,为加强安保,各级精神病医院和综合医院精神科须制定安保方案,配备合格的安保人员,有条件的医院在门急诊、病区等重点部门安装视频监控设施和紧急呼叫系统,确保设备设施完好可用。 同时,针对暴力冲动等高风险患者,各级精神病医院和综合医院精神科也须制定冲动防范预案,病区须有针对精神疾病患者自杀、出走、伤人、损物等事件的防范措施。 事实上,为了保护精神科医护人员和病人,藤县三院曾多次组织医护人员进行培训,如果病人发病期出现攻击行为,医护人员可以对病人采取“保护性约束”,将发病患者的手脚捆绑在治疗床上。 胡超云说,对于精神病人的逃跑、自伤、自杀和攻击行为,每个精神病医院都有预见性。在患者住院接受治疗前,医院都要跟病人家属签订《知情同意书》,让家属了解到上述可能,“多年前曾出现过个别病人翻墙外出的事情,但此次这么多人出逃,还是次。” 事发后,藤县第三人民医院将招聘12名护工及保安人员,随后还会将病人分流到梧州、蒙山、岑溪等地的精神病医院,“不管家属同不同意,报销比例如何,当务之急是先转30个病人去梧州,没办法。” 定制宣传袋价格
道路标志牌厂家
宝宝一直咳嗽怎么办
报价电瓶价格
建筑爬架网
led防爆灯价格
婴儿感冒发烧怎么办
小儿推拿快速退烧
宝宝反复咳嗽是怎么回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