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迁离深圳

2018-11-05 10:05:06

迁离深圳

本报见习 宋厚亮 北京报道

“我们公司准备搬出深圳,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领导给我发来了Email,告诉我们厂子要迁走。不过没有对外公布。”

6月15日,端午节的前一天,国家规定放假的日子,张坚(化名)从深圳艾默生络能源公司的车间回到宿舍,通过接受了《华夏时报》的采访。忙碌了一整天的张坚,话语中显得很疲惫。

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的深圳艾默生络能源有限公司,是世界500强公司艾默生(Emerson)的子公司,产品涉及通信电源、UPS不间断电源、电力操作电源、户外一体化通信机系统、低压配电柜等十多个领域。

张坚是公司的一名中层干部。他告诉,两周前,他收到了一封一位中高层发给他的电子邮件,使用的是英文,内容是关于公司高层领导开会的要点记录,在这次会议上,高层领导讨论了中国区工厂的资源分配和成本趋势,结论是公司迁离深圳。

在这个时间点上,深圳富士康的工厂迁往内地的消息正扑朔迷离,低调的艾默生络能源公司却有可能做出迁离深圳的决定。

张坚给《华夏时报》具体介绍了那封电子邮件,内容是4月27日的中国区制造策略会议纪要,提到了深圳公司各类产品的迁移计划:2年内将所有苹果的项目从深圳宝安区的福永转到罗定市,2-3年内将所有嵌入式计算的项目迁到中山市。此外,还有一些项目外迁的目的地似乎是越南。

“这些是公司高层开会之后得出的一些决定,Email中的信息并不详细。高层内部应该有更详细的讨论,没有公布出来,我们也无法获知。并不是所有员工都收到了这封Email,仅仅是在中高层传阅。不过,公司大部分员工都知道了,大家都在私下议论。”张坚说。

这封电子邮件的内容没有提及公司搬迁的原因,不过张坚觉得,“原因很明显,主要是深圳的人力成本太高。无论是中山市,还是罗定市,人力成本都比深圳低,尤其是罗定市。现在部分业务搬到中山市,以后成本提高也可能再搬出中山。”

“我们公司有8000多人,80%都是一线操作工。他们每周上六天的班,每天加班三小时。新招聘进来的工人,底薪是1000元,生活补贴有200元,6到10月份的高温补贴是100元,再加上加班费,每个月的收入在1700到2000元。如果是生产线上的拉长,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提高500到1000元,高级拉长可以再多点。下个月工资要涨到1100元了。而罗定市那边的工资只有六七百。”张坚给如此算账。

据悉,从7月1日起,深圳市全日制就业劳动者工资标准将调整到1100元/月,非全日制劳动者工资标准调整到9.8元/小时。而自5月1日起,罗定市企业职工工资标准调整到660元,非全日制职工工资标准为6.4元/小时。

比较下来,两个地方的工资标准相差440元。若以该公司8000人计算,一个月人力成本相差352万元,一年下来,则超过4000万元。显然,对于利润微薄的代工企业,这是一笔不小的成本。

了解到,罗定是广东省的一个县级市,地处西部,与广西接壤,在这个相对落后的地区,除了人力成本较低,还从罗定市政府站的投资指南中了解到,包括土地、水电等在内的价格成本都比深圳低许多,此外,还有许多税收优惠。所有这些低成本因素,正是代工企业为看重的。

自从收到公司准备迁离的电子邮件,张坚一直在困惑:要不要跟着公司一起搬迁?“知道公司要搬迁的消息后,大部分人都很矛盾,因为很多人都已在深圳安家,跟随公司一起搬迁到中山市或者罗定市,我们是不情愿的。”

无论员工的意愿如何,显然无法阻挡制造业向着更低成本的地区转移。

6月12日,广东省召开了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电视会议,省委书记汪洋强调:“大力推进‘双转移’,特别是强化转出地的,鼓励珠三角一些适合‘走出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走出去’,到农民工的家乡去创造就业。”

“我们听说富士康要转移到西部,不过现在他们否认了。但是,深圳这边很多企业都有消息说要慢慢搬迁出去,这是大势所趋。”

一直在联系艾默生,希望了解“面对成本上升艾默生有何应对,是否有迁出深圳的打算”,其北京总部宣传部门的答复是,“问题敏感,需要先联系深圳那边了解情况”。到本报截稿之时,还没有得到更多的消息。

扫地车
上海大金空调维修
牛魔王捕鱼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